全职太太:有多安逸,就有多危险 _ 解密新闻网
首页 > 全职太太:有多安逸,就有多危险 > 正文

全职太太:有多安逸,就有多危险

来源:母婴亲子育儿智慧 | 2017-11-08 02:16:05




第1章:陌生而危险

“顾晚,这把刚好轮到你,敢不敢玩一把刺激的?”身边,刘明推了推顾晚,问她。
YOUJIZZ MOBILE
闻言,顾晚挑唇,声音冷艳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现在看向门口。”刘明庆指了指酒吧入口处,说:“稍后会陆续进来人,那么游戏规则是,从现在起进来的第一个男人,你要上前去解开他的衬衣纽扣,赢了,我喝掉这瓶白酒,,反之,你喝。”

“几颗?”有同学起哄。

“最少三颗……”

听到这个提议,顾晚第一时间是打算拒绝的,显然,刘明也料到这点,先一步开了腔:“怎么,顾晚,你该不会是太在乎你的未婚夫,所以胆怯了吧?”

在乎么?

她和他没有半毛钱的感情,又谈什么在乎?
YOUJIZZ MOBILE
可要说没有感情,却又定过婚。

刘明刚刚的提议很大胆,不免让人有些紧张,但轻易服输又不是顾晚的风格,她稳了稳心神,转瞬,是一抹明媚的笑:“好,等着。”

众人的情绪被勾了起来。

顾晚起身,朝门口走去。

她很高挑,身上透着一种独有的气质,清纯,甜美,冷艳,优雅,集齐了多种元素的融合,叫人一眼看上去,就能有种十足的惊艳感。

迷离的灯光闪烁,有人走了进来。

他刚毅的线条倨傲有型,性感的唇微抿,英挺俊美的身材,还有全身散发的优雅气质,高贵而疏离。

“先生。”

稳了稳心神,顾晚叫住了他。YOUJIZZ MOBILE

男人挑眉,看向顾晚,黑色的眸子中隐隐浮动着不见底的深邃。

“你衬衣上的纽扣格外别致,能否让我看一眼?”这个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,就连里面的衬衫都是深色系的,让她有种感觉弥漫。

似乎,他是个危险的男人。

顾晚觉得有些难度,但还是说出了口。

他刚毅的眉峰微微一挑,薄魅的唇不着痕迹地牵动了一下,似乎对于这个要求很意外,而感到新鲜,他抬步,朝她走近。

随着男人的一步步靠近,不知为何,她的心莫名的慌乱起来,周遭的空气仿佛凝结,似乎,她可以感受到来自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气息。

终于,在距离顾晚一步的距离,他停了下来。

“你想怎么看?”他薄唇一扯,淡淡地问她。

顾晚下意识的看向他,“解开。”

他眯眸。

下一瞬,顾晚被他环在了怀里,那好闻的淡淡麝香弥漫而来,陡然,她的身子一颤,因为她的手被男人抓起,放在了他的胸膛上,男性气息将她紧紧包裹着,陌生而危险。

“放开我……”下意识的,她抗拒的想要推开他。

“不是你提出要求的?”他的气息低低扬起,就像清风吹拂水面,低沉而邪魅,矜贵而优雅:“怎么,现在怕了,想要退缩?”

“我没有。”顾晚否认,心跳抑制不住的加快,她的长指被他带着缠绕到纽扣上,有那么一瞬,接触到他的肌肤,心中立刻激起惊颤。

“看来,你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奔放,而是骨子里深深流淌着女孩的青涩。”过于低暗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笑谑,不轻浮,反而沉稳深邃。

笼罩在属于他的气息里,顾晚清晰感受到他的心跳声,沉稳有力!

她下意识避开男人炙热的气息,长指快速的挑动,解开了他的三颗扣子:“谢了。”

舒缓了口气想要离开,然而却被男人一把拉住。

顾晚一愣,水眸泛起疑惑对上男人深邃暗烈的黑眸。

穆天爵看着怀中的女人,她身上有种淡淡的香味,是那种致命的女人香,令他胸腔处腾起男性的冲动,他俯头,薄魅的唇近乎贴在她的耳畔:“我帮了你,你拿什么来作为回报?”

“什么?”

“还是说,你想做我的女人?”

顾晚倏然瞪大了眼睛。

此时,她更肯定了这点,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头黑豹,高度危险。

见她惊慌,他沉眸。

这边有人恭敬的朝他走来:“穆总,他们已经在楼上等您,是否现在过去?”

闻言,他眉峰微微挑动,下一瞬将她松开来,开口的话语意味深长:“我们还会再见,而且——不止一次!”

他说完便往前走去,没有给顾晚反应的余地。

还会再见的?

他的语气似乎很肯定,有种运筹帷幄的感觉,更是让人感受到一股子……神秘感!

顾晚看着男人的背影,他上了楼,侧面的脸部线条清晰分明,他的眸精光深邃,具有强大的磁场,能够让人轻易吸进去,高挺的鼻梁俨如精心雕琢一般,还有那薄薄的唇如此好看,却透着令人不敢亵渎的权威!

指尖还留有男人的温度,她勾唇冷哼,并没有在意他刚刚的话语,抬步往吧台走去。

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继续着,好不热闹,因为是离别前的同学聚会,所以,大家都喝开了。

顾晚也喝了几杯,微醉。

一楼不设洗手间,她踉踉跄跄的上了二楼,眼神一恍惚,她推开了包间的门。

霎时,里面的人都看向了她这个‘不速之客’,中间为首的男人看到顾晚,幽深的眸光一眯。

他健硕结实的双臂看似慵懒地搭在沙发背上,高大的身躯散发著矜贵疏离的气息,鹰眸中透着令人读不懂的深邃,他挥手,众人退了出去。

顾晚揉了揉眼眸,她似乎走错了地方。

耳边传来了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,别具魅惑力——

“你来找我?”

第2章:心跳加快

“抱歉,我走错地方了。”醒了醒神,顾晚脱口而出,她转身就要走。

穆天爵薄唇轻挑,讳莫如深的声音响起:“来了又要走?”他站起身来,高大的身影压下,带给人无形的压迫感,让顾晚一阵心慌,他说:“欲擒故纵?”

顾晚让自己镇定下来,淡淡的开口:“我想你误会了。”未免男人多想,她解释道:“我只是想去找洗手间而已。”

“一个女人想要解开一个男人的纽扣,你觉得,这个动作会不会让人遐想?”他指关节分明的敲了敲桌面,节奏感很强,让顾晚的心跳了跳。

她缓住情绪,清冷着声音,十分的疏离:“刚刚只是因为在玩大冒险,所以上前,如有打扰,还请见谅。”

穆天爵英挺的眉峰微微挑起,深邃的薄唇勾动,声音磁性而沙哑:“我还以为你在暗示我什么呢!”

与男人过于沉烈的眸对视着,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颊,被灯光映得完美无懈可击,顾晚皱了眉,她扬唇:“我对大叔不感兴趣。”

这么说,就能杜绝男人胡想一切。

扼杀掉他的非分之想。

“大叔?”穆天爵唇角微弯,那双精光的眸子暗沉了几分,弥漫出一层奇异的色彩:“我看上去有这么老?还是,现在的女孩子,都喜欢用这两个字来调情?”

他跟老根本挨不着边。

他只是成熟,优雅,具有绝对的男性气息,而这些,都是女孩子喜欢的气质。

顾晚不禁觉得他气场太过于强大,不论她说什么,对方都能够轻言两语的反驳回来,而且,堵得她根本没话说。

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顾晚不愿再耽搁片刻,扯唇到:“再见!”

他弯唇:“你还想见?”

他笑起来的样子十分好看,让人迷醉,不自觉的沉沦……

顾晚皱眉,在离开之前冷艳的回绝:“再也不见!”

望着她的背影,穆天爵讳莫如深的眸子微微眯起,见或者不见不是她说了算,只要他想,随时都可以见到。

谭助理走了进来,将资料恭敬的递给男人:“爵爷,这是她的资料。”

“顾晚,唐明瑞的未婚妻……”蓝色的火焰升起,穆天爵点了根烟,明明灭灭间看不到他的表情,能感受到的是那幽冷的声音,异常复杂:“机票定好了吗?”

“已经准备妥当,随时都可以动身。”谭助理询问穆天爵:“秘书处那边已经定好了酒店,还是您直接入住到……”

“听说最近他都住在酒店,沉溺在温柔乡里?”助理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穆天爵打断。

谭助理清楚男人口中的他指的是谁,连忙开开:“是的,在南城酒店。”

“先去会会他。”他幽冷的声音回荡在包厢里,透出刀剑即将出鞘的光芒来,他起身,这一片灯光都被覆盖笼罩,气势浑然天成。

转瞬,已是次日。

航班很准时,飞机降落到了安城,拖着行李箱往外走,顾晚深深吸了口气。

外边,有人朝她走了过来。

“顾小姐,您好,我是唐家的司机。”司机介绍着自己,伸他手接过顾晚手中的行李箱,亲和有礼的说到:“是老爷让我来接您的,车已经在外边备好。”

“谢谢。”顾晚微笑:“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“顾小姐您不必客气……”

出了机场,司机替她将行李箱放到后备箱,随即发动车子朝唐家驶去。

八岁,在很多记忆还没有生成的时候,她就被唐庆生带回了唐家,十八岁,她在唐庆生的指示下和唐明瑞订婚,之后她出国留学,直到现在重返唐家,而且是以唐家准儿媳的身份归来,这种感觉多少有些怪异。

路程大概是一个小时的时间,车子停好以后,司机恭敬的帮她取出了行李箱,顾晚看着眼前的别墅,抬步走了进去,玄关处,她还没抵达客厅,耳边,尖锐的女声先一步响起——

“什么?唐庆生你是不是疯了?怎能引狼入室?”

“他为什么就不能回来?”

“这么多年没有回来,偏偏这个时候想入侵唐氏,怎么,难不成你想把唐家交给他个外人不成?”

顾晚拧了拧眉,她即使没有看见人,也能听出声音来。

那道沉稳的男声是唐明瑞的父亲唐庆生的,而那道尖锐的女声,则是迟娟的。

“入侵?外人?”唐庆生冷哼,“他是唐家一份子,不是外人,说到公司,他能力不可小觑,闯下一番事业,现在肯回来进入唐氏,我不觉得这是坏事,换句话说,他更能带领唐氏集团迈向更高的一层楼。”

“唐庆生,你这么看好他,该不该是想让他取代明瑞的地位吧?”

“明瑞的职位还是一样,至于他——”

迟娟紧张的看着唐庆生。

唐庆生开口,一字一句铿锵有力:“会接管我的位置。”

门口,顾晚很是震惊。

唐明瑞有一个哥哥?

待在唐家那么多年,她都不知道这个消息,现在陡然听到,自然是觉得太不可思议。

再听到迟娟的反应,看来这位“大哥”并不是她所生的,而是唐明瑞同父异母的哥哥。

“什么?”迟娟不可置信的看着唐庆生: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唐庆生冷哼一声,没有再理会迟娟,他抬步朝门口走去,眸光一定:“顾晚?”

被发现她的存在,顾晚朝着唐庆生喊道:“叔叔。”

在唐家,只有唐庆生对她最好。

“什么时候到的?怎么没进来?”唐庆生招呼着顾晚,面上有着慈善的笑,与之前的争执相比,多了份亲和。

看到顾晚,迟娟冷冷的坐在沙发上,显然并不欢迎她的到来。

“刚到。”顾晚回应着唐庆生,她看向迟娟之时,并不在乎她的态度,只是礼节性的上前,淡漠的喊了她一句:“阿姨。”

迟娟讥讽的笑,并没有理会顾晚。

几年前订婚这件事,迟娟是一百万个不同意,可是唐庆生做了这个决定,因为唐家的继承权,所以迟娟不想闹翻脸,但这不代表,顾晚就能成为她的儿媳妇。

唐庆生皱眉不悦,他怕顾晚尴尬,便开口:“一路过来很疲惫吧?先上去休息休息,晚点我让明瑞赶回来。”

顾晚要回来的消息,唐明瑞肯定是知道的,只不过未曾露面,这是在告诉她,这场婚姻,他唐明瑞是厌恶的。

正合此意。

顾晚此次回来,便有解除订婚的打算。

“明瑞有事,一时半会不会回来。”迟娟冷厉的声音响起。

唐庆生瞪了她一眼。

“叔叔,没什么事的话,那我先上楼休息了。”

顾晚进入了房间,这里面装潢很是奢华,精致,华丽,不过她并没有动半点心。

洗了澡出来,觉得浑身清爽了许多。

“咚咚咚。”

门敲了三声后,不等她说话,外边便有人推门走了进来。

第3章:是不是要防着点

迟娟的到来让顾晚有些意外,还以为这个女人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呢。

“阿姨,你上来找我,是有事?”顾晚淡淡的询问迟娟。

迟娟眸子犀利,她扬了扬手中的袋子:“你去给我送样东西。”

送东西?

顾晚看了眼礼盒袋子,轻挑唇角:“家里不是有司机么?”

这些事,司机直接去做就可以了,来找她是什么意思?

“这是明瑞等着要用的东西,你替他送过去。”迟娟略显得刻薄的声音传出:“顾晚,别忘了你是想要嫁入唐家的人,怎么,连我这个长辈都使唤不动你了?”

“可是您在楼下的时候,十分排斥我的到来,并没有长辈的慈蔼。”顾晚看似无害的笑着。

“你……”迟娟顿时憋了口气,脸色不好。

捋了捋头发,顾晚接过迟娟手中的袋子:“地址在哪?”

不想再和迟娟纠缠下去,正好,她也有事要找唐明瑞。

见顾晚提着袋子,迟娟唇角一抹冷意的笑流淌过,她报出了地址:“司机会送你到酒店楼下,房间号是1202。”

“恩。”

顾晚提着袋子下了楼,她没有兴趣去看里面是什么东西。

司机将她送到了南城酒店门口,她自己进去。

十六楼,穆天爵双臂撑开,俯瞰着下面的车水马龙,犹如雄鹰展翅,霎时,他双眸一眯,似乎看到了谁?

谭助理正在禀报着:“爵爷,唐明瑞就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,成天泡在风花雪月里,不学无术,根本没有和您抗衡的能力,现在他正在楼下的套房里享受温柔乡呢。”

“这么快又要见面了。”穆天爵淡淡勾唇:“有意思。”

“什么?”谭助理上前一步,顺着男人的视线看下去明白了过来,他疑惑的看向穆天爵:“爵爷,您该不会是对她有兴趣吧?”

穆天爵似笑非笑:“怎么,不行?”

谭助理愣了下:“可她即将成为唐明瑞的妻子,您是不是要防着点?”

“这婚,他们结不成。”穆天爵收回视线,他朝门口走去:“下楼去看看,她可能会受伤。”

谭助理心惊,穆天爵该不会真的对顾晚动心了吧?

这边,顾晚还没有敲响房门,步伐便猛然顿住了……

1202房间里。

叫嚣的声音响起,丝毫不曾遮掩,就这样明目张胆的传了出来。

仿佛,是要给谁听?

“宝贝,舒服么?”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,如果顾晚没有听错的话,是唐明瑞的声音,她的结婚对象。

唇角,不由得勾起冷意的弧度。

只是多少还是有些局促,毕竟那脸红心跳的声音传来,她不是没有听到,但更多的是……恶心!

迟娟让她送东西来,就是这份用意?

只不过,她除了反感并不在意。

抬手敲响了房门,里面的声音暂时停止,有女人喘了口气,娇滴滴的声音传出:“明瑞,好像有人敲门。”

“不管她,我们继续……”

男人薄凉的声音响起,是一抹冷酷弥漫。

顾晚反应过来。

看来今晚让她来,就是想要故意羞辱她的,原本想和唐明瑞谈谈取消结婚的事,但现在,似乎是不太方便了,那么就改天吧。

顾晚转身离去,因为太过于匆忙,在走廊的拐角处,不小心撞到一人?

他的胸膛十分坚硬有力,温度适中,男性气息袭来,好闻而陌生,熟悉又危险。

顾晚抬头看到穆天爵,很是意外: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?”

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刚刚是你撞的我。”穆天爵唇角扬起优雅的弧度,他魅惑了声音:“难道是在向我……投怀送抱?”

只是简单的撞到,却被他用暧昧的词语描绘了出来,让顾晚皱了眉:“借过。”。

穆天爵随意的瞟了眼顾晚手中的袋子:“给他送礼?”

顾晚没有注意到他口中的‘他’字,脑海中浮现出刚刚叫嚣的声音,有些反胃的扬了扬手中的袋子,转瞬,递到了他手上:“送给你了,回报为上次的谢礼。”

他不是说让她回报么,刚好有件多余的东西要处理。

穆天爵看到了里面的东西,他取了出来,有些惊诧的凝着她:“你送这样的礼物给我?”

听到疑问声,顾晚的视线朝着男人拿东西的手看过去,眸子一睁,心绪顿时慌乱。

盒子上清楚分明的写了三个字——杜蕾斯!

后面,还有三个字在躁动着,是男人需要用的东西,预防女人怀孕用的……

来之前,她根本没有半点兴趣去看是什么东西,直接想着丢给唐明瑞就好,却没有想到迟娟竟然让她送这个来。

没有半点隐晦,摆明了就是在告诉她,不喜欢她这个媳妇,对于自己的儿子与别的女人在外面乱搞,她全然不介意还支持,而唐明瑞也不喜欢她这个妻子,所以在她回来之际,故意给她这份难堪。

哼,还真是用心良苦。

穆天爵看着顾晚,刚毅英俊的脸颊线条感分明,深邃的墨色眸子沉稳至极,波澜不惊,却在见她一副小动物受惊的样子之时,眸底深处划过一抹奇异色泽。

“抱歉,这是个误会……”

早知道,她就直接扔掉东西好了。

“既然东西都送了,要不要试一试?”

顾晚心头一惊,她感受到来自男人眼眸中的讯息,那是一种深沉睿智,男性气息十足的危险光芒。

下意识的往后退去,却却男人长臂一伸,将她整个人抱进了怀里,好闻的气息蔓延至她柔软的耳周,“这么惊慌的想要逃离?”

“我……”长长的黑色秀发柔顺的披散下来,衬得那双水灵灿动的眸子更加迷人红唇闪着迷人的光泽,似乎正诱惑着他,顾晚下意识的舔了舔水色下唇。

却不知,这个动作让男人喉咙滚动。

下一瞬,他薄薄的唇压了下来,含住了她的水色下唇,激烈缠绵……

顾晚瞪大了双眸,她扬手,挣扎的推开着他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她躲开了他的怀抱,努力调整了呼吸。

看着她绯红的脸,却又奋力逃窜的模样,穆天爵不由得眯了眸:“送给我这些东西,却又让我放开你?”

“这东西原本不是要给你的。”顾晚几乎是脱口而出。

其实穆天爵知道不是给他准备的,但听到她说出来,再想起她是唐明瑞的未婚妻,唐明瑞就住在1202房间里,这么一分析便得出了结论,多少让抬头不舒服,不由得的冷了声音:“送出这种东西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对他人投怀送抱?”

第4章:带着较量的色彩

顾晚听出了几分讥讽的味道,她张了张嘴巴想解释,但最后只是冷冷回了一句:“这是我的事,和你无关。”

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,何必在乎他怎么想呢。

她离开了酒店,掏出手机给闺蜜打了个电话,几年没聚了,是时候聚一聚,再回到唐家的时候,夜已经深了。

大家都睡了觉也好,清净。

回到房间简单洗漱后躺下休息,脑海里,莫名的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轮廓来,还有,那个吻……

摸了摸唇角,刚刚的吻,是她的初吻!

心中不禁有些气恼……

很晚才睡着,只是生物钟响起,她还是醒来了,睡眠不足,有些疲惫。

一番打理后,顾晚下了楼,看到唐庆生,礼貌的打了招呼:“叔叔,早上好。”

“早。”唐庆生朝她招手:“顾晚,先过来用早餐。”

“好。”顾晚落了座。

并没有见到唐明瑞的身影,看来昨晚没有回来。

意外的,迟娟竟然也没有在家。

唐家的早点很是精致多样,顾晚端起牛奶喝了一口,耳边,响起唐庆生的声音:“原本还以为要过两天才回来,却没有想到你大哥提前回来了,而且昨晚就到了,说是有事,所以没有回来。”

顾晚一怔。

唐庆生又开口,脸色明显有了几分激动的笑意:“不过好在他刚刚给我打电话,说是一会就到。”

外边,雕花的大门打开,有车子行驶了进来。

不是一辆车,而是前后两辆。

黑与白,似乎带着较量的色彩。

车门打开,穆天爵走了下来,优质精工的深色西装将他挺拔的身材彰显无遗,深色衬衫因为纽扣的解开而微微敞着,胸膛稳而有力透着成熟的气息,雕刻般的五官,薄唇紧抿,一举手一投足之间,都待着令人不敢亵渎的权威与魄力。

透过车窗,迟娟虽然压低了声音,但还是显得过于尖锐和憎恨:“明瑞,穆天爵那么多年没有回安城,这次回来,就是来跟你争夺唐家继承权的,他并非善类。”

握着的拳头咯吱作响,也就是在最近,唐明瑞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一个大哥?

哼,这是多么嘲讽的事情啊。

他眯眸:“妈,你放心,没有谁能抢走属于我的东西。”

“一切小心为上。”迟娟忍不住叮嘱:“他能够在国外打造出自己的事业,说明是有一定能力的。”

“我虽然爱玩了些,但也不是草包。“唐明瑞冷笑一声:“昨晚的风花雪月,只不过是故意做给他看的,一旦他小看了竞争对手,那么到最后就注定会一败涂地。”

唐明瑞甩开车门,他大步往前,更是挡在了穆天爵的面前。

“穆天爵,你给我站住。”

“让开。”

穆天爵幽冷挑唇,声音低沉,简单的两个字弥漫而出的是不容反驳的气势。

唐明瑞自然是不会让开,他刚想要说什么,后面就传来了一阵骚动,下意识看过去,是唐庆生走了出来,他后面跟着管家,还有顾晚。

“明瑞,这是你大哥,你直呼名字像什么话?”

唐庆生的话说完,顾晚刚好抵达门口。

抬眸,她看到谁的时候,整个人一下子就定住了。

“我帮了你,你拿什么来作为回报?”

“做我的女人……”

“你送这样的东西给我……杜蕾斯……要不要试试?”

“这么惊慌……像只小兔子……”

暧昧的相遇,他狂野的男性气息熟悉又陌生,沉沦又危险,让她心惊,还有那激烈缠绵的吻……每一处的回忆都敲打着她的神经,是尴尬还有慌乱,甚至于紧张到连呼吸都快要忘记了。

顾晚几乎是本能地伸手捂着自己的唇瓣,他竟然是唐家的人,是唐漠宇的哥哥……

她的反应过激,被迟娟看到,她疑惑的眯了眸子。

“大哥?”唐明瑞明显不会接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‘大哥’,他讥笑的声音传出,丝毫不留半点情面:“爸,从小到大我只有两个妹妹,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狗屁大哥,以前是这样,现在更是如此。”

唐庆生有些动怒:“明瑞,不准胡闹,你大哥是唐家的一份子,你们兄弟间应该和睦,否则会让外人看了笑话。”

“我胡闹?”唐明瑞的声音拔高了很多,抑制不住的气愤:“我没有大哥,就他这个私生子,没有资格做我唐明瑞的哥,他不配。”

“唐明瑞,私生子这三个字,其实用在你身上更为合适。”

穆天爵薄唇挑开,那份沉稳姿态和唐明瑞的冲动暴躁成鲜明对比,墨染的眸子狭长深邃,精光幽冷。

唐明瑞脸色一变,他指着穆天爵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是哥哥还是我是哥哥?但凡是个正常人就能轻易推测出来的事情,难道你反应不过来?所以,谁是小三生出来的,一眼就能看的清楚透彻不是么?”

“你——“唐明瑞被堵得说不出话来,他憎恨的扫了一眼身旁的迟娟,收回视线的时候重新看向穆天爵,语气坚硬:“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,总之,唐家不欢迎你,你给我……”

“住嘴!”

唐明瑞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唐庆生厉声喝住,他瞪向唐明瑞:“既然你能喊出你大哥的名字,那么也就代表,你妈妈告诉了你这个事实,你大哥穆天爵是唐家的一份子,是我唐庆生的儿子,不管你同不同意,接不接受,这都是待着血缘关系的事实,不可争议。”

说着,他又冷厉的扫向迟娟,警告的意味十足:“天爵从小没有在我身边长大,没有得到过父爱,这些是因为什么原因,只有你最清楚不过了,现在,既然他肯回来,愿意回来帮我接管唐氏集团,那么,从明天起,他就是唐氏集团的总裁,这一次,没有人再能够阻止我传位给他,包括你!”

迟娟面色巨变。

唐明瑞也按捺不住的大吼出声:“爸,你在说什么?你说唐氏集团要交给他?他凭什么?”

“就凭他是你大哥,是我唐庆生的儿子。”

“那我呢?我就不是你的儿子?”

听到唐明瑞的话,唐庆生叹了口气,他拍了拍唐明瑞的肩膀,随后看向穆天爵:“天爵,以前亏欠你的,爸爸会尽量弥补。”

穆天爵没有说话。

唐明瑞愤怒的还要说什么,被身后的迟娟扯住,她用眼神安抚着唐明瑞稍安勿躁,事后再从长计议,他拽了拽拳头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唐庆生带着穆天爵往别墅里走去,离顾晚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随着距离的拉近,她的整颗心也都提了上来。

莫名的,很是慌乱……

第5章:一场角逐的视觉盛宴

“天爵,这是顾晚,明瑞的未婚妻。”唐庆生刚刚在前面处理家庭矛盾,忽略了顾晚,现在看到她,给双方介绍着:“顾晚,这是天爵,明瑞的大哥,虽然你还没有嫁给明瑞,但到底是我们唐家的准儿媳,再加上本身年龄就比天爵小,所以,你也喊一声大哥吧。”

穆天爵勾唇,他的视线落在顾晚脸上。

那眸光,太过于肆无忌惮。

在四目相对的瞬间,顾晚感受到他若隐若现暧昧的光线,整个人更为慌乱了,就好像一只惊慌的小白兔在森林里,而他是运筹帷幄的猎人,如此优雅而危险,此刻正在享受着一场角逐的视觉盛宴。

她引起他的兴趣。

只不过,这中间有着身份的围墙。

顾晚察觉到自己的表情太僵硬古怪,本来别人不会有什么想法,但此刻看到她的样子,反而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猜测与疑惑。

深深吸了口气,她敛起笑意,尽量显得放松一些的开口:“大哥。”

前一秒还慌乱至极,后一秒就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这倒是让穆天爵有些意外,他淡淡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唐庆生看着穆天爵说:“昨晚有没有休息好?管家给你收拾好了房间,先上去洗个热水澡,等会下来用餐。”

很是关心的话语,带着慈父的味道,这让穆天爵一瞬怔住。

稍后,他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眸子:“好。”

管家接过他手中的行李,穆天爵上了楼。

看着男人消失在楼道的背影,顾晚下意识的松了口气。

她虽然和这个男人并没有实质性的发生些什么,但之前的接触宇相处,实在是过于暧昧了些,现在以这样的身份出现,多多少少觉得有些怪异。

唐庆生进了屋子,命人重新准备餐点。

迟娟停在顾晚身边,她讥诮的凝着顾晚:“你最好给我老实点,哼,一方面妄想着进入唐家,嫁给明瑞,一方面又耐不住寂寞,在这里招蜂引蝶,不觉得很让人恶心么?”

十分尖锐的话语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,压低的声音并不是给顾晚留面子,而是不想在唐庆生面前闹出点什么事来。

顾晚闻言,她不由得冷笑出声:“我从没打算,要嫁给唐明瑞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迟娟感觉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没有面子,她声音变了变,瞪着顾晚:“你说什么?难不成是觉得明瑞还配不上你这个普通货色?”

“只是订婚而已,放心,我会退婚的。”顾晚也毫不留情的反击迟娟:“就唐明瑞这种成天呆在风色场所里的人,我嫌脏,怕得病!”

如果不是因为唐庆生对她有恩,养育她,送她出国留学,定下了这门亲事,她怎么可能成为唐明瑞的未婚妻呢。

迟娟气的张牙舞爪,不过很快,她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平静下来后放出狠话:“顾晚,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说完,迟娟走了进去。

她看不上这桩婚事,也和唐庆生提过退婚,但唐庆生不肯,反而斥责了她,再加上现在穆天爵回来,严重影响了唐明瑞的地位,如果她再和唐庆生闹翻,只怕到时候更没有转圜的余地。

所以,让顾晚提出退婚,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。

穆天爵下来的时候,众人已在餐厅齐聚了。

唐庆生朝穆天爵招手,他指了指主位左侧的位置:“来,到这边坐。”

经过顾晚身边,淡淡的沐浴香味袭来,似乎是刻意和她的距离拉近,这让顾晚屏住了呼吸。

眼看着穆天爵要迈步过去,却不料,他陡然顿住了脚步。

顾晚的心一瞬慌乱。

众人的视线落在穆天爵身上,唐庆生询问出声:“天爵,怎么了?”

话音还没有落下,众人便看到穆天爵抬起手臂,指关节分明的长指落在了顾晚纤细的腰肢上。

顾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她震惊的望着在眼前放大的俊脸,手心的温度分明透过衣服侵透进骨髓,影响着血液循环。

她怔住,忘了避开。

他要做什么?

心跳无意识的加快,脑海里浮现出他曾经搂着她咬的情景……

迟娟尖锐的眯着眸子。

唐明瑞因为穆天爵的动作,这才注意到了顾晚,他名义上的未婚妻,多年不见,倒是让他‘刮目相看’了。

穆天爵的手有了微妙的动作,抽离开的时候,伴随着一贯性感好听的声音缭绕她的耳畔:“是想什么恍惚了神,所以连这里沾染了灰尘,也没有发现?”

看似平淡的关心,但看在顾晚眼里,总觉得他字里行间透着暧昧的挑衅。

是在提醒她,之前的交集?

顾晚皱眉。

穆天爵不再看顾晚,他淡笑挑唇:“不好意思,让大家等这么久。”

说着,他朝唐庆生指定的位置走去,慵懒却不失优雅的坐了下来。

唐庆生脸色沉了沉,不过到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唐明瑞越发的觉得哪里不对劲,他盯着顾晚,虽然掩饰的很好,但那种原始的慌乱感还是透过眼神被他捕捉到。

全身这么紧绷。

她认识这个穆天爵?

一顿饭下来,气氛十分微妙。

好在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顾晚的手机铃声响起,她接完电话回席的时候,有了理由:“抱歉,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你们慢用。”

“这么匆忙?”唐庆生关心的看着顾晚,他想了想后命令唐明瑞:“明瑞,你和顾晚也很久没见了,去送送她吧。”

“我没空。”唐明瑞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,他对顾晚没有兴趣,自然没有要跟她多待在一起的想法,更没有耐心去送她。

唐庆生闻言,刚想发火,顾晚就先一步说到:“叔叔,不用了,我打车就好,很方便的。”

说完,也不等唐庆生回话,就离开了别墅。

外面的天气很好,吸了口气,空气很清新。

走在前面,身后突然有喇叭声响起,顾晚回头,透过车窗看到了穆天爵,她犹豫一瞬,并没有理会男人,大步往前走去。

却不想,那辆车速度更快的横在了她的面前,车窗摇下,他磁性的声音传来:“上车。”

两个字,惜字如金,倨傲有加。

顾晚看向这个男人,想了想后她开口:“我想……我们不适合单独待在一起吧?”

“之前玩大冒险的胆子到哪里去了?”穆天爵幽幽的笑着,蛊惑也挑衅着顾晚:“怎么,现在连我的车,都不敢上了?”

顾晚捏了捏眉心,觉得有必要说清楚某些事。

下一瞬,她上了车。

并没有关上车门,而是随时有着下车的准备,她迎上穆天爵的视线,吸了口气,说:“大哥,我想我们应该保持距离,否则让人误会了多少不好。”

“喊我大哥?这个称呼倒是有意思。”穆天爵黑色的眸子一挑,狭长的精光毕露,他轻笑,蓦地靠近顾晚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精致敏感的耳畔,邪魊暧昧的声音敲打着她的耳膜:“只是有弟媳和大哥接吻,拥抱的么?”

顾晚瞪大了双眼,心跳骤然加快。

她条件反射的往后退去,只是被男人双臂撑着退无可退。

“你放开我……”

相关标签: